科研这事儿真的不能给你承诺什么结果!

仪器共享

天晚上跟以前的实验组吃饭,是为了欢送组里的一个老博后。这位从日本来的老博后,终于放弃追逐了十几年的教授梦,现在要回国工作了。

老博后研究的一直都是那些在所属领域中非常重要的课题,老博后本也有一身无敌的实验功夫,每天都在实验室待到凌晨,但是最终仍旧不敌他研究课题的复杂与艰深难解。

老博后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当博士后的这十几年时间里,领着跟在麦当劳打工差不多的薪水,每两年合约一到期,就得换一间学校重新开始。

博士后的职位申请很不容易,哪里要你,你就得去哪儿。这十几年老博后带着老婆孩子走过欧洲,美国,日本和加拿大。

大概是觉得这样的日子过下去不是办法,今年这个合约到期,他终于决定离开学术界,在东京一家世界前五大的威而钢药厂找了一份研究室主任的工作,也终于有了比较好的待遇跟稳定的生活。

吃完饭回学校的路上我问他,对过去做博后研究的这十几年有什么感觉?他说,日子过得很快,经历了很多事。现在回头看,好像一下子突然就结了婚,有了小孩,然后不停的搬家,每年回日本都觉得父母又老了很多,研究却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我又问他,放弃会觉得不甘心吗?他说,他觉得至少选择了自己想做的。

今天买午餐排队的时候,我原本在想最近实验遇到的问题,然后就又想到昨天跟老博后聊天的情景,突然觉得做自然科学研究有时候真的是一件让人很丧气的事情。

不管一个人有多聪明,或是自认为自己有多聪明,在这条路上常常还是会被大地母亲无情的拍死在地上。

无论理论有多么合理多么完美,实验多么的无懈可击,研究者花了无穷多的时间与精力在上面,但有时候一个假设错就是错,事实不是这样就不是这样。

不管多么努力多么有天赋,没有人能保证你的研究就一会要有成果,更没有人说自然就一定是可以被人理解的。

于是我又想起昨晚吃饭的时候,大家讨论到实验室以前另外一位组员,原本在老博后的手下做研究,做了一年就跑了,现在在银行的投资部门实习,一年的薪水已经是老博后的三倍,前阵子在湖边买了一套高级公寓,明年打算结婚。

那时候话说到一半,一位从普林斯顿来的博士生跟我开玩笑说,聪明人读博士,读一读就都跑了,留下读完的不是笨人就是圣人。

在大自然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聪明人不甘受折磨,读一半就出去干别的去了。笨人反正本来啥也干不了,平时也给折磨惯了,咬个牙至少几年后能混出个学位,以后名字前面多一个Dr,还可以在人面前显摆。

至于圣人,就是那些原本聪明但又甘心受折磨的人,放弃离开学术界后的大好前途,博士读完还要做博后,醉心在人类知识的大地上拓荒,即便有可能多年后功成名就,或是至少当上教授,但绝大多数到头来还是一事无成。

我记得自己跟他说,我们都还没跑,所以显然不是聪明人。但我们也都不认为自己是笨人。最怕的就是,笨人自以为是圣人,走上一条必死的路,最后到头来才发现自己其实就是太笨所以不知道要跑。

买完午餐回到实验室,在门口遇见我老板跟隔壁办公室的教授在拌嘴。我老板说,组裡的学生好像大家都会乐器,应该来组织一个乐团。然后就开始数实验室裡面谁会什麽乐器。

隔壁办公室的教授听了一阵就不耐烦的说,别数了,我什麽乐器都不会,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无聊的人。

我老板说,你的确是一个很无聊的人啊,不然为什麽做物理教授。

隔壁教授回嘴说,你不是也一样,什麽乐器也不会吗?

我老板笑说,所以我也是物理教授啊。

大伙笑了一阵,我心裡想,这两个人都是圣人。

【文章转自硕士博士俱乐部】

点击此处加入易科学编辑部

发表评论
图片描述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