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到来的脑力蒸汽机时代

图片描述

因为大数据、机器学习技术而到来的 “脑力蒸汽机时代”,尽管会进一步提高生产力,让未来的生活变得更加便捷和高效,但也可能让人类社会面临结构失衡和陷入动荡的巨大风险。

作者/方可成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飞速发展,机器人对人类工作的威胁从未如此接近和迫切。最近三个月,每个月都传出令千千万万人类工人担忧的消息。10 月,Uber 旗下的 Otto 公司宣布,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完成了首次无人驾驶的卡车运输任务;11 月,麦当劳在美国开始试验触屏自动点菜系统;12 月,亚马逊发布了全自动收款结算的无人超市(Amazon Go),令世界为之惊讶。

无论是卡车司机还是超市收银员,都是看上去以体力劳动为主,但实际上牵涉到许多智力判断的工作:如何应对复杂多变的路况,如何识别各类不同的生鲜蔬果。这些工作和简单单调的流水线工作不同,没有被工业革命中出现的机器取代。但是,随着机器越来越智能,这类工作正面临着锐减的趋势。无人超市的出现让美国的 330 万超市收银员面临失去工作的危险,而无人驾驶的卡车预计将会使 200 万美国卡车司机丢掉工作。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Andrew McAfee 将数字科技的发展比作蒸汽机的出现,就像蒸汽机让人类的肌肉力量失去用武之地一样,越来越智能的数字科技也让人类的脑力在很大程度上变得可以被取代。McAfee 还提出了 “大分离” 的概念:在人类历史上,生产力的发展和工作机会的增加一直是同步增长的,但是从最近几年开始,生产力依然保持增长,工作机会的增加却陷入停滞,两条折线不再同步向上,而是分道扬镳。经济学家、前美国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也预测,到 21 世纪中叶,25 岁到 54 岁之间的男性,将有大约四分之一没有工作

大分离。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同样出现 “大分离” 的,还有发达国家的 GDP 和人均收入增长情况。尽管国家变得越来越富有,但民众——尤其是中产阶级的腰包却没有变得更鼓。这其中当然有许多制度性的因素,但技术发展带来的经济不平等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受到机器威胁的人类工作,基本都是中产阶级或中下阶级从事的职业;因为机器降低成本而收益的,则往往是上层的企业管理层,以及工作中智力成分更高、更需要创造性的专业脑力劳动者。

也就是说,因为大数据、机器学习技术而到来的 “脑力蒸汽机时代”,尽管会进一步提高生产力,让未来的生活变得更加便捷和高效,但也可能让人类社会面临结构失衡和陷入动荡的巨大风险。

面对这种挑战,学界和政策界目前大致有两种主流的声音。一种声音认为,大规模失业的前景无法避免,最好的应对方式是直接给人们发钱。持这种观点的代表性人物包括硅谷的天才企业家、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他认为,既然没有那么多工作可以提供给民众,那么政府应该给人们提供 “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一些经济学家提出,这个基本收入可以定在每人每年一万美元左右。奥巴马也认为,关于全民基本收入的大辩论可能在 10 年之内就将来临。实际上,加拿大的一个省已经开始推进基本收入的尝试。

全民基本收入是应对人工智能的解法吗?图片来源:kickassfacts

也有另一种声音认为,就像蒸汽机没有让人类陷入大规模失业一样,“脑力蒸汽机” 也不会真的让相当一部分人变得没有工作可做。尽管未来不再需要那么多卡车司机、快餐店和超市收银员,但他们可以转而从事更多还不会被机器取代的职业,特别是需要提供充满人性和人情味服务的行业。比如,麦当劳收银员可以去更多的高档餐厅做顾客服务工作,因为人们越来越期待更好的就餐体验;人们也期待学校里班级可以变得更小,老师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更少的学生身上;人们还希望私人医生可以更加普及,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有更好的保姆照料。这些工作都不是现阶段的人工智能可以企及的程度。因此,虽然机器人抢走了许多工作,但由此降低的成本、提高的生产力,也让人类可以进行更多的彼此服务。失业率不会明显上升,而且大家的生活都会变得更好。

无论持有哪种观点,西方发达国家的学界和政策研究界的共识是:关于机器人带来的大规模失业和社会失衡威胁,不是科幻小说中的情节,而是近在眼前、现在就要开始研究应对的紧要问题。在中国,由于人力成本依然较低、技术创新水平也依然落后于发达国家,这样的威胁看上去还并不十分紧迫,但是政策制定者应该拥有更长远的眼光,为可能来临的挑战做好准备。

【文章转自 老蔡自由谈】

点击此处加入易科学编辑部

发表评论
图片描述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