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api_ticket=&noncestr=u62805×tamp=1539658006&url=http://news.yikexue.com/archives/64892

十几年前,他向世界坦承中国器官移植使用死囚器官

十几年前,他向世界坦承中国器官移植使用死囚器官

屏幕快照 2018-08-17 下午5.32.18

西班牙第27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

中国器官移植事业进入崭新的历史发展阶段

从使用死囚器官到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

“中国模式”获得世界赞誉

而这中间,中国经历了怎样的阵痛?

“中国模式”又传达出怎样的理念?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

黄洁夫

为你讲述这些年的巨变与阵痛

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发展迎来历史性时刻

7月3日,源于中国在2017年世界卫生大会的倡议,世界卫生组织人体器官组织捐献与移植特别委员会宣告成立,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被推举担任委员会名誉主席,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负责人王海波担任委员会委员,中国与美国成为在该委员会中有2名委员的国家,中国的器官移植事业发展迎来历史性时刻。

黄洁夫:按照有个器官移植医生原话来说,以前我们中国的移植医生在世界上不是说没有参加会议,可是参加会议都像老鼠一样。因为世界不承认,你只能听一下会,然后悄悄走了。这次是以一个大国的形象,同时发挥了中国一个大国的作用。

器官移植状况曾让黄洁夫感到无奈

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器官移植来源主要依靠死囚,尽管法律规定死囚应“自愿捐献器官”,但是法律执行上仍存在漏洞。

上世纪90年代起,我国的器官移植术渐臻成熟,形成了由知名专家领衔大批老中青搭档的器官移植群体。作为我国著名的肝胆外科专家,黄洁夫成了器官移植领域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黄洁夫:我们国家没有器官捐献的渠道,只能靠死囚、依赖死囚,如果这个事业是依靠死囚,永远是一个灰色地带,不能变成阳光的。

记者:当您知道了器官的来源,而且您不想违背自己做医生这样一个本分,但同时您又是在拯救生命,这个心理是什么样的?

黄洁夫:我经常讲饮鸩止渴,非常无奈。

向世界坦承中国使用死囚器官

2005年,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地区的卫生高层会议在菲律宾马尼拉召开,面对西方国家代表的攻击和质疑,黄洁夫在会上坦承中国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主要来源的事实,这是中国首次就这一问题向国际社会正面回应,也是首次表明了中国将推进移植事业改革的决心。

黄洁夫:承认这件事情的目的就是说,我们器官移植不能再这样做下去了,要改革。你不能采取鸵鸟政策,你不能掩耳盗铃,你必须得承认这个事情。

亲自主刀受体手术 向捐献者鞠躬

2012年11月9日,就读于韶关学院医学院17岁的实习护士吴华静,因车祸导致脑死亡,家属同意将其器官进行捐献。正在广州开会的黄洁夫得知此事,连夜赶往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亲自主刀将捐献器官移植到受体体内。

黄洁夫:这件事在世界上会引起很大的反响。在世界卫生组织的网站上中国器官公民捐献的照片,一直到现在还是我做手术向吴华静鞠躬的照片。

记者:您想通过仪式表达什么?

黄洁夫:敬畏生命。同时表示对捐献者的崇敬,没有她这个生命,就是没有后面三个到五个生命。同时也要感谢捐献者,才使器官移植事业在中国成为一种阳光的事业。

停止使用死囚器官 中国成功实现移植器官来源转型

2014年12月3日,昆明,中国OPO联盟研讨会上,黄洁夫正式宣布,从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将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注:OPO联盟由人体器官获取组织,即Organ Procurement Organization,和有志与投身器官捐献事业的单位或组织共同构成。)

如今,中国已成功实现移植器官来源转型,所有移植器官均来源于公民自愿捐献。当生命不可挽救时,自愿无偿捐献器官,让生命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而为了让人体器官资源得到公平透明高效的分配,中国正通过日臻完善的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筑牢社会公众的信任基石。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图片描述